您的位置:首頁>國內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2022金融風向:貨幣政策“靈活適度” 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

來源:經濟觀察報     時間:2021-12-11 15:12:20

2021年12月8日至10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下簡稱“會議”)在北京舉行。

會議要求,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各地區各部門要擔負起穩定宏觀經濟的責任,各方面要積極推出有利于經濟穩定的政策,政策發力適當靠前。

會議也對未來金融工作作出安排,定調了2022年金融風向。

對于宏觀政策,會議指出,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要保證財政支出強度,加快支出進度。實施新的減稅降費政策,強化對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制造業、風險化解等的支持力度,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黨政機關要堅持過緊日子。嚴肅財經紀律。堅決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同時,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科技創新、綠色發展的支持。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要協調聯動,跨周期和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要有機結合。實施好擴大內需戰略,增強發展內生動力。

此次會議提出“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亦提出了“正確認識和把握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

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傳遞出了哪些金融領域具體的重要信息和政策信號?

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

對于貨幣政策,此次會議指出,2022年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分析認為,在當前的經濟背景下,“靈活”指的是明年上半年貨幣政策穩增長會及時出手,并且要適當體現前瞻性;下半年經濟企穩轉強,政策方向有可能轉向邊際收緊;“適度”主要是指在跨周期調節下,明年的貨幣政策力度不會過猛,避免引發經濟大起大落,給將來留下風險隱患。實際上,本次會議強調財政政策“可持續”也有類似含義,主要是防止政策力度過大,政府杠杠率快速上升。我們判斷,著眼于穩定宏觀經濟大盤,明年上半年貨幣政策邊際向寬是大方向,有可能延續降準,必要時也會小幅下調政策利率。這意味著債牛仍有下半場,明年上半年在降準、降息等寬松措施推動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仍有進一步下行空間。不過,下半年經濟增長動能轉強后,不排除貨幣政策邊際收緊,市場利率掉頭向上的可能。由此,我們認為,明年以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代表的市場利率將呈“前低后高”走勢,其中10年期國債收益率波動區間將大致在2.7%-3.0%之間。

紅塔證券李奇霖團隊分析稱,這說明2022年的貨幣環境仍是分化的,一方面對傳統部門比如地產基建,還是偏緊,松只是針對防風險而言的,松是為了穩住存量,但堅決遏制增量;另一方面,對小微企業、科技創新、綠色發展的結構性寬松的貨幣政策還將繼續深化和延續下去,比如再貸款、定向降準、碳減排支持工具等結構型貨幣政策工具明年可能還將繼續實施。

從這個角度看,如果地產、基建的增量融資需求繼續遏制,僅是保住地產的存量風險,然后貨幣政策又僅是結構性寬松,整體“寬信用”的政策效果將相當有限,預計整體社融增速在10.5%-11%之間。

另外,會議要求,明年貨幣政策要“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科技創新、綠色發展的支持”。

王青認為,這里有兩個含義:首先,明年上半年貨幣政策邊際寬松帶來的增量資金會優先向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投放;其次,明年結構性貨幣政策還將擔當重要角色,其中支小再貸款規??赡芾^續擴大,碳減排支持工具將開始發力,也不排除推出定向支持科技創新政策工具的可能。

另外,此次會議里還提到要“堅決遏制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李奇霖團隊認為,這說明穩增長不是說要經濟“走老路”,必須要堅持高質量發展,等同于與過去的依靠地產、基建的“走老路”發展模式徹底割裂了。明年地方債務仍有去杠桿的壓力,對城投的融資政策預計將持續偏緊。

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

對于證券市場,會議要求,要抓好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

對于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川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研究所所長陳靂表示,當下我國全市場推行注冊制的條件已經趨于成熟,從經濟總量上來看,2020年我國國內國內生產總值增長2.3%,是2020年GDP增速為正的唯一主要經濟體,經濟總量超過100萬億元,這些基礎條件為全面推進注冊制奠定了資金基礎。從科創板試點、創業板注冊制改革經驗來看,科創板、創業板平穩健康運行,成功幫助300余家企業通過注冊上市實現直接融資,進而推動企業的做優做強,創業板和科創板實行注冊制的經驗為全面推進注冊制提供了參考。

招商證券研報判斷,全面推行注冊制后,投行業務模式綜合升級,盈利來源更加豐富,因行政干預多帶來的收入波動有望降低。其次,多層次資本市場建設持續發力將有效改變證券公司業績高度依賴權益市場的狀況。

此外,會議里還提到“要為資本設置‘紅綠燈’,依法加強對資本的有效監管,防止資本野蠻生長。要支持和引導資本規范健康發展,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p>

李奇霖團隊認為,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有正外部性,企業的發展經營與全社會利益提升是共融的,與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適應的行業和企業,能夠解決就業和擴大內需潛力的中小企業是要繼續支持的,但對社會有負外部性的企業,比如企業的經營發展與全社會的利益相悖,僅有利于少數資本持有者而損害公眾利益的企業,是要繼續加強監管的。

(文章來源:經濟觀察報)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人与动人物杂交灌满小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