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國內 >

2000萬人口如何高效管理 成都提出數字經濟賦能城市治理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21-12-11 19:43:34

數字經濟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也是城市競爭力提升的核心要素。尤其是在我國人口正向大城市、都市圈集中的背景下,如何以數字經濟賦能城市治理,則更顯重要含義。

日前召開的2021成都全球創新創業交易會,再一次向外界展現了數字經濟在成都的“快速生長”現狀。同時,2020年常住人口超過2000萬、居全國城市第四、躋身超大城市之列的成都,也在不斷探索以數字經濟實現城市更智慧化的治理的路徑

日前發布的《成都都市圈發展規劃》,又再一次提出“打造數字經濟發展高地”。分析人士指出,成都通過數字經濟賦能的方式,探索超大城市治理新路徑,將成為成都加快建設公園城市示范區、推動城市現代化進程的重要動力所在。

成都發力數字經濟建設

2021年的成都創交會,將“智慧城市”的建設賦予新的意義——在成都正大力建設公園城市的背景下,本次會議云集了國內眾多經濟學家、智慧城市建設專業人士,以“智慧城市+公園城市”建設為突破,探討如何讓城市的宜居、生態、智慧并舉。

同時,會議還提出與迪拜共謀智慧城市、智能生活、智慧物流、智能經濟等領域交流合作,探索打造更高層次更高水平的開放協同創新合作平臺。

就業內專家觀點看,成都的智慧城市建設,有良好的產業生態作為基礎支撐。如經濟學家馬光遠表示:“2020年成都電子信息產業規模達到10065.7億元,成為首個萬億級產業,為產業數字化打下了堅實基礎。電子信息產業將助力成渝經濟圈打造成為帶動全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魏亮也認為,成都近年來在數字經濟領域頻頻發力,在軟件服務、集成電路、新型顯示、數字娛樂等領域形成了競爭優勢,將為成都打造數字經濟發展新引擎提供重要的技術支撐。

一個共識是: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也是城市治理能力提升的關鍵要素。

成都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成都在2017年就組建了政府數據資產運營商——成都市大數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8年授權成都市大數據集團開展政務數據市場化增值服務,以政府數據開放與應用為先手,推動城市管理向智慧化升級。

此后,一系列行業應用新樣板開始出現,并在不同領域持續打造差異化、場景化、智能化的數字產品和服務,并建設了包括天府蓉易辦、審計大數據平臺、產業功能區信息化系統、天府掃碼記等多項城市標桿項目。

成都市新經濟委副主任周洪表示,圍繞解決城市在生長過程中出現的交通擁堵、政務服務響應滯后等問題,成都著力打造“城市大腦”,構建全天候、全時段在線監測、分析預測、應急指揮的智能城市治理運行體系,建成城市服務中心、治理中心和指揮中心,實現政務服務“一網通辦”、城市運行“一網統管”、社會訴求“一鍵回應”。

數據顯示,目前成都市的政務服務審批事項實現100%網上可辦,打造環保監測、應急管理等43個指揮決策和綜合管理的智慧應用場景,網絡理政平臺受理群眾訴求解決率93.4%,群眾滿意率94.9%。

根據中國經濟信息社、中國信息協會和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聯合發布的《中國城市數字治理報告(2020)》顯示,在針對45個城市居民的數字生活滿意度問卷調查中,成都排名第六,這成為成都數字經濟賦能背景下,居民獲得感持續增強的體現。

在人口邁進2000萬大關,地區生產總值或將在年末突破兩萬億的背景下,成都作為超大城市的形態也越來越突出。管理一座超大城市,無疑是在駕駛一艘巨輪,如果說經濟的發展決定了巨輪的航速,則城市的管理,決定了巨輪的穩定。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朱春奎指出,智慧城市的奧義在于運用科技創新賦能,破解超大城市的城市病,同時數字經濟也可以推進城市治理機制設參與公開、過程透明、共識導向、依法行事、權責分明。

將打造數字經濟高地

2020年發布的成都“十四五”規劃提出,要提升城市智慧韌性安全水平,推動超大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2021年1月,《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四川)建設工作方案》也明確:成都市是創新發展試驗的核心區域,要提高數字賦能城市治理能力,開展超大城市智慧治理。這表明,超大城市的智慧化治理模式,將是今后一個時期成都努力發展的新方向。近期,圍繞超大城市的治理,成都也不斷在進行各方面的探索透。如9月29日,成都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提出,要在超大城市治理體系等方面,謀劃推出一批原創性、原動力改革。

而在9月11日召開的成都市安全生產工作會,也提出要精準有效實施防范措施,強化科技賦能,大力引進數字化、智能化手段,加快推動智慧城市建設,實現安全運行態勢“ 一屏全觀”、安全運行調度“ 一網統管”、安全風險處置 “一鍵響應”,讓“硬核科技”為安全生產保駕護航。

這表明,科技力量也在不斷刻入這座城市的創新基因之中,以科技創新、數字經濟發展不斷推進城市治理能力的提升。

目前,最高運算速度達10億億次/秒的成都超算中心已建成投運,則將成為成都發展數字經濟的核心支撐。此外,成都以電子科技大學和高新區軟件園為代表的高校和載體平臺,也源源不斷的向成都提供發展數字經濟所需的基礎人才與孵化場景,共同推動了成都在算力、數據、算法等方面的進步。

此外,成都市建立了成都全域醫聯工程和成都“應急管理一張圖”場景,分別從關系社會發展與民生的兩項重要領域——公共衛生安全與災害應急響應方面取得突破。

數字經濟賦能成都的城市管理,也體現在疫情防控中。不僅在2020年疫情爆發后,成都快速響應,利用數字技術推出的“天府健康通”成為城市防疫的重要“防火墻”,在流調溯源、風險排查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成為成都率先實現復工復產、復市復學強有力的支撐。

《成都都市圈發展規劃》還提出,要拓展成都智慧治理中心平臺功能,聚焦城市公共管理、公共安全,豐富“城市大腦”“智能感知網絡”“城市數據湖”等智慧場景應用,探索都市圈數字協同治理。

“我們將持續創新超大城市智慧治理模式”,周洪說,如聚焦超大型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標,提升“城市大腦”支撐能級,建設國內一流的新型智慧城市樣板和全國“數字政府、智慧社會”典范城市。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人与动人物杂交灌满小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