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國內 >

連平:房地產泡沫是局部的 股市并沒有泡沫

來源:鳳凰網財經     時間:2021-12-12 15:12:45

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長連平在“深化金融改革與防范金融風險”分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

2021年以來,經濟下行的壓力逐步顯現,金融領域風險事件時有發生,這種情況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對于下一階段的風險形勢怎么看?系統性金融風險到底底線能不能守???連平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連平表示,從當前的風險事件類型來看,未來大概有多種形態特別值得關注。

第一、境外政策溢出的效應以及國際市場的動蕩。美聯儲有加息的可能性,這就意味著貨幣政策或將收緊,而這會給我們帶來兩個風險傳導:一個是資本流動所帶來人民幣匯率升值壓力。

第二、美國股市有出現大幅度調整的情況下,A股市場會受到聯動影響。

第三、目前大中型企業的債券違約還是會引發市場波動,未來這種可能性依然會存在。

第四、地方政府財政逐步趨緊的情況下,城投公司信用違約的風險。

第五、部分金融機構,特別是中小的商業銀行的不良資產比例有較大的壓力,且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不夠。

連平特別指出,從整個宏觀角度來看,有可能在某一個階段出現集中債務到期,從而引發市場的流動性緊張,這個問題需要相關監管的宏觀調控部門對市場的流動性進行前瞻性的預估以及管理。

連平認為,未來一個階段有兩方面的因素可能會對上述風險類型帶來影響。

第一種,風險與復蘇不同步的現象。通常在一輪較大的經濟波動和沖擊過后,復蘇先行但是風險卻滯后。

連平表示,這種情況在曾經出現過多次,此前在亞洲金融危機之后出現過中國的大部分的銀行不良資產的比例高企,很多銀行不良資產在10%以上、20%左右。所以不要掉以輕心,以為經濟復蘇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風險是逐步顯現出來的。

不過他也指出,目前為止確實有一系列風險事件的發生,但主要為兩個領域,一個是銀行體系,一個是房地產行業,綜合各方面的因素來看,出現系統性的風險的可能性較小,總體上風險可控。

據連平觀察,過往的多次系統性金融風險有許多因素作為基礎。比如杠桿水平很高,或者杠桿水平在很高的情況下短期內快速大幅度的攀升。再比如泡沫積累,房地產、股市出現大幅度的上漲,或者銀行體系積累大量不良資產或者是隱性不良資產。例如2008和2009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它的重要基礎就是金融機構的杠桿水平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最終出現的反向變化,導致全球金融危機的出現。

結合上述觀點,連平認為系統性的金融風險總體上可控:

第一,房地產泡沫是局部的。連平認為,房地產市場在局部領域確實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但是從全局來看基本上可以接受,所以如果說房地產市場全局存在巨大的泡沫,這并不是一個客觀的現實。

從資本市場來看,連平認為目前估值水平比較合理,并沒有出現美國股市暴漲到今天的狀態。對于美國股市還有沒有投資空間,連平認為當前情況下不應該再考慮美國股市投資的問題,而是應該考慮風險的問題,不過就中國市場現在來看,股市并沒有泡沫。

第二、杠桿水平穩定。整體來看中國經濟杠桿水平在最近兩三年保持基本穩定。

第三、銀行體系不良資產水平處在比較平穩的狀態。按照監管的要求,銀行體系的資本充足率和撥備覆蓋率基本符合要求。目前的銀行體系相關數據,和2008、2009年時的歐洲、美國的一些銀行進行比較,資本充足率和撥備率水平要好于它們,銀行體系總體監管框架整個比較審慎。

第四、涉外金融管理體系處在審慎的框架之下,尤其是它積累了應對各種不同類型風險調節管理能力。

第五,貨幣政策。貨幣政策近兩年基本保持穩健,不過預計2022年穩健偏松,而且信用運行的情況,估計在12月份以后應該就會出現較為明顯的改善,尤其是明年的上半年,信用支持實體經濟會有改善。

關于重點風險事件或者局部風險的管控,目前這個機制已經比較明確,地方政府再加上中央銀行這個很重要。

連平認為,在這個問題上面要從不同的角度來觀察,所謂的大而不能倒的問題,大而不能倒是需要的,但同時大而該倒的時候還是必須要倒,不能倒是考慮到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但是所謂最后它該倒的還是要倒,就是因為它侵害了公共的利益,自己經營管理不善,這樣的企業就需要相關的企業不僅要接管,而且要調整,最終它的姓名可能還要換。這也是2008和2009年經濟危機給予全球經濟以及社會公眾非常重要的提醒。對于局部風險的控制,從政府和社會各方面來說還是非常有必要的,不能放任自流。

第六、最重要的一條,也是這一次中央經濟會議的召開很明確的表示,說的簡單一點就是整個宏觀政策的轉式已經確立,2022年一定是各方面有助于經濟穩定增長和經濟加快增長的措施和政策會不斷的出臺,可能在一季度到二季度之后。

(文章來源:鳳凰網財經)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人与动人物杂交灌满小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