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國內 >

七大政策組合為穩定發展大局保駕護航

來源:上海證券報     時間:2021-12-13 10:43:55

2021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消息稿中25次提及“穩”字?!胺€字當頭、穩中求進”不僅是明年經濟工作的總基調,也是觀察明年中國經濟政策和判斷經濟運行走勢的關鍵詞。專家學者在接受上海證券報記者采訪時紛紛表示,穩中求進是審時度勢的正確抉擇,各方應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對經濟形勢的判斷和決策部署上來,凝心聚力、真抓實干,推動經濟長期穩定、高質量增長。

穩中求進是審時度勢的正確抉擇

申萬宏源證券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楊成長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主要是基于以下幾方面考慮:一是為黨的二十大召開創造良好的經濟社會環境與氛圍;二是當前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三是全球疫情仍面臨極其復雜的不確定性,全球金融、經濟、貿易和航運等環境很難在短期內得到根本改變。

“之所以強調穩,就是因為我們存在一些不穩因素,今年突出‘穩’字,更加強調如何穩住經濟增長速度?!睏畛砷L說,當前,中國面臨經濟穩和社會穩的雙重目標,要通過經濟穩實現社會穩。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王曉紅在接受上海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穩中求進”是長期以來經濟工作的總基調,今年尤其強調“穩”字是中央基于國際國內形勢變化作出的戰略決策。經濟要以穩為主,特別是要把穩就業、兜住兜牢民生底線當作頭等大事。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這是中央基于當前國內外形勢做出的審時度勢的正確抉擇。

滕泰說,當前國內經濟發展面臨三方面下行壓力:一是需求收縮,主要是投資下滑和消費增速放緩;二是供給沖擊,主要來自初級產品方面的供給沖擊;三是化解預期轉弱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主要是對企業自主投資和消費方面的影響。

他認為,國際上,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普遍面臨前所未有的通脹壓力。在海外通脹還沒有傳導到國內、國內物價水平還沒有突破警戒線之前,要抓住這個絕好的窗口期,集中精力穩增長。這是中央提出“穩中求進”的深意所在。

七大政策組合強化政策協同發力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七大政策,從宏觀、微觀、結構、科技、改革開放、區域、社會等方面作出具體部署,將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有機結合,為穩定發展大局保駕護航。

交行首席研究員唐建偉在接受上海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宏觀政策強調“穩”字當頭,積極財政政策應對擴需求、穩增長發揮更大作用。此次會議強調“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隨著疫情對經濟的沖擊減弱,預計明年財政預算赤字率將回到3%左右的正常水平,有助于增強財政政策的可持續性。

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諸建芳認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的表述與2019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相同,釋放出邊際寬松信號,未來寬信用或將成為重點。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員張立群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結構政策強調暢通循環,實際上是從產業鏈供應鏈角度來部署,讓產業配合度更高。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置于系統全面之中,暢通國內經濟大循環,提升制造業核心競爭力,這都與產業升級、推動高質量發展緊密銜接,可謂“統全局謀一域”的安排。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科技政策要扎實落地”。諸建芳預計,未來可能進一步發揮金融促進科技創新的作用,從財政和政策性金融、科技類信貸、創業風險投資、科技資本市場融資等多方面發力,為不同階段的科技創新活動提供更有效支持。

唐建偉還提到,改革開放政策更加細致和更具實操性。在去年所提“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基礎上,今年明確提出了要抓好要素市場化配置綜合改革試點,全面實行股票發行注冊制。同時,國企改革將進一步走向深水區,明確提出將穩步推進電網、鐵路等自然壟斷行業的改革,這是國企改革中較為艱難的一環,側面表明國企改革已進入攻堅階段。

先立后破糾正運動式“減碳”

此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正確認識和把握五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涉及實現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和實踐途徑、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初級產品供給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碳達峰碳中和等。

楊成長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從五個方面提出要正確認識和把握的領域,實際上是進一步理順各方在這些領域存在的認知偏差,形成長期、合理、穩定的預期,激發市場主體的長期投資熱情,從而為宏觀經濟長期穩定增長提供更加堅實微觀基礎?!?/p>

以“雙碳”為例,會議強調要堅定不移推進,但不可能畢其功于一役。

在滕泰看來,這次會議提出一個總體指導原則:先立后破。對于某些地方前期在落實“雙碳”目標任務過程中的運動式減排予以糾正,認為戰略目標應堅定不移,但實施過程中要從現有能源結構和產業結構的實際情況出發,要先立后破,既要發展新能源,同時也要保證傳統能源供給。

今年以來,多地發生“煤荒”“電荒”現象。這次會議提出,“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傳統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礎上”。

“從能源結構看,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雖然已經從2000年的68.5%下降至2020年的56.8%,但仍是最為重要的能源,短期內也很難改變以煤炭為主的能源結構?!惫I和信息化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國際合作處處長、中國綠色供應鏈聯盟副秘書長毛濤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

毛濤表示,新能源的大規模生產和使用有賴于儲能的進步及低成本應用,短期內儲能技術很難有實質性突破,新能源對傳統能源的替代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在發展新能源的同時,還應高度重視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問題。

“中央關于碳達峰的精神是一脈相承的?!眹鴦赵喊l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周宏春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表示,今年7月30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已提出,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文章來源:上海證券報)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人与动人物杂交灌满小腹小说